奶油契司抹茶爽

这里契司。很高兴认识你。更文时间不定。目前吃锤基,太芥,雷卡。欢迎大家安利其他cp.

芥川先生,生日快乐

芥川先生,祝您生日快乐。

今年因为高考没有来得及准备的生贺,

明年一定会一并加上。



【太芥】百利酒 下 R18

是接着百利酒 上之后发生的事情。

存在个人妄想和过分理解,注意避雷

是辆小破车,车技堪忧。

分段苦手 上下一起食用更加美味

百利酒 上链接
http://moqi3191.lofter.com/post/1e32241c_12426de4

百利酒 下 正文部分:

在当时,Bar.Lupin是一家很有名气的酒吧,平日里各种怀有不同思想的人喜欢聚集于此各抒已见。而每当情人节到来时,这里的人会格外的多起来,酒吧总会在那天推荐几种酒品供客人挑选。很快今年的情人节就要到了,酒保又开始为推荐酒的名单苦恼起来。这件事他总喜欢向太宰寻求帮助。
太宰也很乐意去帮他的忙。太宰格外喜欢Bar.Lupin的氛围。除了侦探社,Bar.Lupin怕不就是太宰出现频率最高的地方了,他总喜欢在工作结束之后来到这里点上一杯威士忌和站在前台的酒保畅聊一番等兴致消尽后再迎着夜风回家。他也喜欢在回家的路上哼着曲子,虽然曲子总会被自己以前的搭档,中原中也吐槽太幼稚,但他还是会这样做,一遍一遍哼着,直到走到家门口。
今天也是这样,太宰在办完侦探社里所有的工作后便溜了出来。他穿梭在小巷里,浮想着冰镇威士忌流入口中后留下的浓郁酒香。他走到去往酒吧附近的小巷口时,无意间看见了几个带帽遮面的人聚在一起小声地讨论着什么。他小心地靠近,虽听不清楚到底再讨论什么,但他却隐约地听见了芥川龙之介这个名字。他又靠近了些,再确认的确提到了芥川龙之介这个名字后。忽然,他觉得自己的好心情全都像被一块扔来的石头惊起的鸟四处飞散了。
太宰悄悄撤离,在小巷的拐口拿出了手机,手指敲击着按键。芥川君,今天在Bar.Lupin附近的巷口听到有人议论你,最近要小心点哦……不行,不行,太宰快速按起撤销键把刚刚打出的字全部删去,改为了,芥川君,今晚九点在Bar.Lupin 见面。他叹了口气,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就算自己已经退出了港口黑手党也还是会担心小笨蛋啊,什么时候小笨蛋才不会让自己担心呢,那家伙还真是不够让人省心啊。
他将手机塞进口袋,朝那群人走去。“下午好啊,你们在这里集会可是会很容易让人发现的。”那群人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拿起武器转过身对着太宰。“哇呜,真危险。”太宰举起了双手,一副吃了一惊的表情。“你是什么人?”那群人中的一个向太宰问话。“一个路人。”“不对,他说谎。他以前经常和芥川龙之介在一起。”另一个人立刻驳回了太宰的话。太宰小心地往前移动,那伙人刚刚有些松懈的枪口又一次一起指向太宰。“嚒嚒,别那么紧张么。我跟港口黑手党那条杀人如麻的恶犬真没什么关系,只是以前在一起处过事。不过我现在已经脱离港口黑手党了。硬要说我跟他有点什么的话,”太宰趁着他们听自己说话仍然慢慢地向他们靠近。“我不喜欢他杀来杀去的作风啊。在我还为港口黑手党工作时,他总是会给我添很多麻烦。”那群人没有说什么话,太宰一直注视着询问他的那个人。太宰偷偷笑起,对面的人上钩了。“你们不信的话,可以看见我的浑身都绑满了绷带,绷带下都是因为他曾经给我添加麻烦后在我身上留下的伤痕。”太宰露出一副真诚的模样,拉开了领带夹,被缠了一圈又一圈绷带的脖颈露了出来。那群人仍然保持沉默,可指着太宰的枪口都陆陆续续低下了头。太宰继续进一步说道“需要我把绷带解开给你们看一看伤口么?”说着就要动手,只听见那个下达命令的人朝他呵斥道。“够了,你捡回了一条命快滚吧。” “好的谢谢你们啊。”太宰转身正要走,却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朝他们走了几步直到足够的靠近“不过,你们不想知道芥川龙之介的弱点么?那个家伙,一定不好偷袭吧。”他靠近了那个一直下达指挥的人。“他的弱点很少啊,不过也不是没有,是他性格上的问题,他太过执着了。”“他执着什么?”那人追问道“一个人,那人好像曾经是他的老师。”“那他的老师是谁?”这时对着太宰的枪已经被完全放了下来,他们纷纷围着太宰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是太宰治,他以前是港口黑手党的五大干部之一,不过他现在已经不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了,听说是因为背叛了组织,现在躲了起来行踪不明。”显然,那群人的表情有点失落。那个指挥倒是不依不饶地接着询问道“那你知道那个叫太宰的人现在在哪里么?”他朝太宰靠近了一步。“我想想。他好像很喜欢前面的一家酒吧,经常在那里喝酒。”太宰顿了顿,一副苦苦思索的模样。“嗯,他好像也经常在这个时间段左右会出现哦。”“那他现在在哪?”那人又上前了一步,急切地想知道答案。“他现在在哪么……现在就站在你的面前哦。”说着太宰笑着一把夺走身边人手中的枪,对着靠近的指挥者就是一个爆头。又听见一阵连环的枪响,那些来不及拿起枪的人接二连三的倒下了。
太宰转过身去,看见离他较远的最后两个人颤抖着,拿枪对着他。太宰缓缓朝他们走去,随着一声枪响侧身躲过一发子弹,举枪反击,又有一个人吃了子弹后倒下了。剩余的最后那个人,往后退着,脸色煞白。“你不要过来,怪物!”太宰向前走着,子弹从他的身侧划过打在地上,他丝毫没有一点躲闪的意思。太宰一副困扰的表情“你是不是该打的准一点?我明明都靠的那么近了。”那人依旧后退着,最后转身疯狂地逃跑。太宰显得有些失望,举起枪,瞄准那个逐渐远离的身影,了结了他的生命。他将枪甩在一边,绕过尸体走到巷口。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太宰琢磨着这个点芥川应该快要到了。果然就在他想着的时候,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青年男子匆匆路过巷口朝酒吧走去。太宰又叹了一口气,这个小笨蛋,这样走过去,就算被人偷袭也不会发现啊,果然太不让人省心了。
蹲在附近的高楼中的狙击手此刻正在困扰着,显然目标已经进入射击范围却迟迟没有收到开枪的指令。他犹豫不决,将镜头紧紧跟着移动的黑色身影,这时一个穿着驼色大衣的男子突然从小巷出现打断了他的追随。只见的那个男子抬起头望向了自己,狙击手心里咯噔了一下,那个望着他的人举起了手做出一个手枪的姿势朝着自己瞄准,动了动唇,像是说嘭的一声。随后又将手插回口袋,说了什么冲着自己笑了一下。那句话,好像是…狙击手回想着口型困难地辨识着,如果你这么做的话,一定会后悔的。狙击手深深吸了一口气,收回了枪,他的直觉告诉他,那个能察觉到自己的男人一定没有那么简单。
太宰见芥川已经进入酒吧,心里松了一口气,他在四周转了转,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后走进了酒吧。“哟,芥川君,最近怎么样?”太宰笑着伸出手朝坐在前台桌前的芥川打着招呼。“在下最近一切都好。”芥川没有朝他看去,只是背着他,等太宰坐到他旁边的位子上才做出了回应。“芥川君,别那么冷漠么。会没有女孩子喜欢的哦。”“这样的事情在下根本就无所谓。”芥川端着牛奶望着白色的液面。“酒保,来一杯百利酒。”太宰将散开的衣领重新整理整齐。
“所以您今天叫我出来有什么事情么?”芥川喝了一口牛奶,透明的玻璃壁上留下了一道乳白色的痕迹。他望向坐在身边的太宰,那个虽然浑身仍然绑满绷带却意外有些清爽的男人,仿佛脱下了黑色的西服也带走了他一身的阴郁,驼色的大衣更增加了几分亲和感。“并不是什么重大的事情,只是想约你出来陪 我喝杯酒。”太宰满不在乎地回答着,接过酒保递过来的酒杯。他望着那由威士忌和牛奶混合而成的褐色液体围绕着一座巨大的椭圆形冰山,突然他觉得这冰山露出水面的地方太少,真是太少了。太宰微饮了一口,那不变的浓郁果香伴着牛奶的香醇卷入口中,只是这次他觉得口中除了香甜,还多了一份隐隐约约难以察觉的苦涩。
他们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只是静静地埋头喝着自己点的饮品。“芥川君,最近港口黑手党还顺利么?”太宰打破了长久的平静。“太宰桑有需要去知道港口黑手党现况的必要么。”芥川回答的很平静,他喝完了最后一口牛奶,舔了舔粘在下唇上的液体。“我知道了,那我们换个话题吧。”太宰一只手端起了手中的杯子,晃了晃。“上次说的将樋口介绍给我的事情,你们办的怎么样了。”太宰抿了一口,目光则向左瞄去,他看见芥川微微皱起了眉头,双手握紧了杯子。“完全就没有那回事。”太宰望着杯壁凝结的水珠缓缓落下,他正准备再晃几下,却不慎将杯子滑脱。就在他已经准备迎接酒水的洗礼时,一只手迅速地进入了他的视线将杯子接下。 芥川看着酒杯中仍没平静下来的液面,对着太宰喝过的地方,认真地抿了一口,然后平常地递给了他。太宰接过酒杯,冰块在酒杯中摇晃,那份不安的涟漪也仿佛荡入了他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他将芥川递过来的酒杯一饮而尽推到一边。“芥川君陪我出去走走吧。”芥川迟疑了一下跟着太宰走出了酒吧。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下了山,他们迎着微凉的风走在小巷中。远离了无夜之城的喧嚣,小巷一片安静,宛如睡着一般。太宰抬着头望着前方的路,走在前面;芥川则低着头看着脚下的路,跟在后面,就像是从前的日常。当遇上红灯时,太宰停了下来,芥川抬起头望着太宰的背影,他往前走了几步,步伐显得有些犹豫,他伸手去勾太宰的指尖。太宰则紧紧地握住了伸来的手,握地如此坚定,不可拒绝。绿灯亮起,太宰牵着芥川的手,放缓了步伐,让芥川能并排与他同行。他哼起了芥川曾在梦中听过的奇怪的曲调,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欢快而充满幽默。他唱着: “
Once more he stept into the street;
And to his lips again Laid his long pipe of smooth straight cane;
And ere he blew three notes(such sweet Soft notes as yet musician 's cunning)
There was a rustling ,
that seemed like a bustling Of merry crowds jostling at pitching and hustling.”
注:译文(吹笛人又一次向大街走去;在他的嘴边又一次搁上那笔直光滑的长笛,还没吹三声。从没有乐师奏出过如此美妙的音乐,是空气中充满了喜悦欢欣。就听到沙沙响,看来是一大帮,快活的孩子,又挤又推闹嚷嚷。)选自《哈默林的花衣吹笛人》第十二段
在这个旋律中芥川仿佛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快乐,他默默握紧了太宰的手,就这样跟着他走着,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想一直和太宰桑这样走下去,就算会跌入深渊,掉进河中也不会在意。他们就这样在太宰的歌声中走着,鬼使神差地他们走到了太宰以前的公寓所在的那栋楼前。太宰站住了脚停下了歌声。他想起以前无数次站在楼下仰望着那小小的公寓,但也总是只是这样而已。这次他鼓起了勇气。



下面走链接https://docs.qq.com/doc/BqI21X2yZIht1AdClf4HhYl53USggE1I4Mmh2U7ll427ZJCx2IQmKC2Cjyb92gGHWj2neoUr1Ny3np22POR23



这篇文一共有一万多字,是我尝试的第一篇肉文,高三学习挺紧的,但想到了让自己心动的画面就想码下来,所以就有了这篇文。

个人觉得文内有些地方还是挺有意思的。有很多小的细节可以注意吧。当然我自身还存在很多不足,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最后祝大家食用愉快!!!


【太芥】百利酒 上 R18

先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R18 情人节即兴的产物

分段苦手 注意避雷

太 芥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因为被屏,换链接重发,如果占tap。十分抱歉!


如果可以,就开始吧!

在横滨沿海的仓库里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响。一个手持轻型机关枪的男子向仓库对面的人群疯狂的扫射,他缓缓向后撤退并且朝在身后准备搬起箱子的同伴喊去“喂,把箱子丢下,快从后门逃走。”那人犹豫了一下“可老大……”“听我说的做,要是港口黑手党的恶犬来了,我们一个都别想走…”他正说着,就听见什么倒地的声音低下头看见从后面溅到脚边的血迹。子弹耗尽,枪声停止,硕大的仓库此时一片寂静,“你们别过来!我可不怕你们。”他慌忙地将机枪摔在地上从腰间拿出一个手榴弹,拉紧扣环狡黠地笑着。可他突然发现对面黑手党根本没有前进的意思。“你们怕了么?没想到你们港口黑手党的武斗派个个都是怕死之辈!”他的一番壮胆之言刚刚落下,怕不是下一秒就要后悔了。他身后传来了一串咳嗽声,听到这个声音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浑身倒起了冷汗,深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呼吸仿佛血液都要凝固。可恶。一道黑色的利刃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穿了他的身体,随后利刃向左狠狠地撞在了货箱上,炸弹从他手中脱落滚到了一边。可恶!“可恶!!芥川龙之介!我剩余的同伴一定会像你报仇的…你等着………”他高声怪叫着,那咒骂似的叫喊混在骨头断裂和血肉撕扯开的声音中,最后成为钉在货厢壁上的肉条。

芥川收回了罗生门从黑暗中走到昏暗的橙色光芒中,那副没有表情的面庞透着一骨子冷漠。“芥川前辈!您明明可以让我去从后门突入的。”芥川蹙紧了眉头,将目光朝跑来的金发女子扫去。“樋口,对叛徒的处理工作还没结束。”“是,辛苦您了!请将接下来的工作交给我来做吧!”得到了芥川的默许,樋口立刻就去指挥手下的人员处理尸体去了。芥川走出了仓库迎着略带腥味的海风,他不适地捂住口鼻轻咳,监视着下属的工作,望着被嗑去门牙射穿三枪的尸体陆陆续续地被抛进海里将已经被夕阳照泛红海水染得更加鲜红。工作完成就在芥川准备回家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几下,拨开一看,是一个十分熟悉却又陌生的号码。
芥川君,今晚九点在Bar.Lupin 见面。
太宰桑

他将手机啪的合了起来揣进了自己的口袋,趁着其他人讨论中今晚要不要一起聚餐的时候一人离开了。 这个点正是平时上班族下班的时间,他坑着头穿梭在人流中。今天突然地就收到了往日老师的邀请还是在自己以前醉倒过的酒吧,想到这里芥川的心里就想喝了甜苦皆有的中药一样复杂。硬要谈起之前的那次糟糕的回忆,一切都要从他以直属部下的身份去参加港口黑手党一年一度的聚会开始说起。他在红绿灯旁停下脚步,一辆耀眼的红车从眼前驶过,那抹红色就像是那天聚会地毯。 那天到达宴会的场地太宰便把他一个人丢在一旁消失的无隐无踪了。参加宴会的基本都是港口黑手党的高层,芥川才来不久一直跟着太宰也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在一个以前自己怎么也不敢想象到自己会出席的场合,芥川显得有些慌乱,他一个人在主厅的边缘转悠努力从宴会中说说笑笑的人群中找到那个浑身绑满绷带的上司。就在他准备去询问站在旁边准备走进人群的端着酒杯的侍从时,一个金色卷发穿着小洋裙的女孩子拉着一个中年男子朝他走来。“太郎,你看那边有一个我从没有见过的人耶。”那个男子稍稍弯下腰朝女孩微笑着“爱丽丝他是太宰新招的部下,你想去和他打个招乎么?”“嗯!”说着女孩就拽着森欧外跑到了芥川身边。“年轻人,我记得你叫芥川龙之介吧。这位是我的女儿爱丽丝。”爱丽丝拉起裙子向他行礼。“首领,您好。爱丽丝,您好。”芥川微微低下身子表示礼貌。森欧外点了点头示意芥川起身,他顺手从侍从端的盘子上取下两个酒杯递给芥川。“芥川君,我听有人说太宰君对你不太友好啊。”“首领,太宰桑对在下严格,是因为在下做的不够优秀,并没有任何不友好的地方。”“虽是听你这么说,可我总觉得不太好。”森欧外摇了摇手里的酒杯抿了一口,望向芥川深色的双眸“你愿意来我这里做直属游击队队长么?”芥川楞了一下,抿了一下嘴唇“首领,在下……”

“首领,在我不在的时候调戏我的新部下,是不是有些不太好?”不知道太宰什么时候从芥川的身后出现,拿走了芥川手里的酒杯。“太宰君,你的新部下看起来身体好像不太好啊。”“我的部下我会好好关心的。首领您这样,倒是费了您的心思。”芥川被夹在两个笑眯眯的人之间,周围莫名摩擦出了一股火药味。爱丽丝拉了拉芥川的衣服角,正想把他拉到一边,一只有力的手却按住了芥川的肩头。爱丽丝不满地昂起头瞪了一眼伸出手来的太宰。“如果首领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带芥川君先离开了。”芥川感觉到太宰按住他肩膀的手滑到了他的手腕,那只手像找到了目标一样,紧紧地握住了。太宰拉起芥川就往晚会出口走去。太宰迈开的步子很大,芥川勉强加快步伐能跟得上,就这样被太宰一路上拉着扯着连走带拖着向前,直到他们走到电梯前这折磨人的行走才宣告结束。只是太宰抓着芥川手腕的那只手怎么也不肯松下,像是狩猎到食物的狮子紧紧咬住自己的战利品。

他们走入了电梯,芥川望着透明玻璃的外围,夕阳已经渐渐收敛起了光芒宛如一个泄了气的红色气球。电梯快速地下行着,太宰打破了短暂的安静。“芥川君,今晚陪我去一个地方。”芥川知道太宰的话是不允许拒绝的,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电梯一直抵达到黑暗的地基。

走出港口黑手党的大楼太宰握着芥川手腕的手松开了,自顾自的往前走,芥川只得一直跟在他的后面。芥川低着头往前走,他刚刚被抓住的手腕还在隐隐作痛,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太宰,就好像一个护着自己独有玩具的孩子。就在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的时候,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Bar.Lupin,一家很有人气的酒吧。

后面请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cdaAeYT7RZ4QLkYo